问题与回答

阿斯巴甜是什么?

阿斯巴甜(L-a-天冬氨酰-L-苯丙氨酸甲酯)是低热量的甜味剂,用来使各种低热量和减少热量的食品和饮料变甜,包括低热量佐餐代糖。阿斯巴甜由两种氨基酸,即天门冬氨酸和苯丙氨酸,以及甲酯组成。氨基酸是蛋白质的构成成分。天门冬氨酸和苯丙氨酸也可发现于含有蛋白质的天然食物,如肉类、谷物和奶制品。甲酯也可发现于许多天然食物中,如水果和蔬菜,以及果汁和蔬菜汁。

哪种类型的产品含有阿斯巴甜?

在全球大约有6,000种以上的产品含有阿斯巴甜,其中包括碳酸饮料、粉末冲泡饮料、口香糖、糖果、明胶、混合甜点、布丁和馅、冷冻甜点、酸奶酪、佐餐代糖,以及一些药品,如维生素和无糖咳嗽糖锭。在美国,所有食品成分(包括阿斯巴甜)都必须详列于食品标签上的成分说明中。

阿斯巴甜是否能够承受高热并可用于烘焙?

以阿斯巴甜作为甜味剂的一些佐餐代糖可用于多种食谱。但是,有些食谱需要长时间的加热或烘焙,此时可能会损失甜度。这不是有关安全的问题,只是做好的完成品可能不如预期的甜。因此,最好是把含有阿斯巴甜的佐餐代糖用于代糖制造商特别设计的食谱中。含有阿斯巴甜的佐餐代糖也可用于一些食谱中,在加热过程的最后阶段稍微添加,以保持甜度。

阿斯巴甜可接受的日攝取量(ADI)是多少?

可接受的日摄取量(ADI)是很重要,但经常被误解的监管概念。FDA为食品成分设定可接受的日摄取量(ADI),ADI是指人类可以一辈子安全无虞地每天摄取该食品成分的量。摄取超过ADI的量并不表示会发生效应,因为ADI包括了远远超出无明显作用水平(NOEL)的充分的安全余地。阿斯巴甜的ADI为50 mg/kg bw/day,比NOEL低100倍。根据FDA对低热量甜味剂的概要说明书,“对于每一种得到批准的甜味剂,美国消费者一般摄取的量完全在指定的‘可接受的日摄取量(ADI)’以内,或消费者可以终生每天安全摄取的量”,因此ADI并不是一个安全将就此终止,健康问题开始出现的具体点。以下图表显示含有阿斯巴甜之各种产品的大约摄取次数,成人和孩童需要摄取该次数才能达到阿斯巴甜的ADI。大量的市场研究表明,一般人群和许多分类人群摄取阿斯巴甜的模式远低于ADI。一般人群(包括孩童)中阿斯巴甜摄取量高的消费者(第90百分位)摄取的量介于ADI的5%与10%之间。这表示10人中有9人摄取的量低于ADI的10%,远低于政府规定的范围。

含有阿斯巴甜的产品 阿斯巴甜(mg)       为达到ADI大约需要每天摄取的次数(68kg的成人)         为达到ADI大约需要每天摄取的次数(22.7 kg的孩童)    
低糖汽水 (237 ml) 192 17 6
明胶 (113 g) 81 42 14
佐餐代糖(小包) 35 97 32

人体如何处理阿斯巴甜?

阿斯巴甜在人体被消化后,会分解成三种成分(天门冬氨酸、苯丙氨酸和少量甲醇),这三种成分随即被吸收到血液中而用于正常的人体代谢过程。阿斯巴甜或其组成成分都不会在体内聚积,因为人体利用阿斯巴甜之组成成分的方式与利用来自一般食品的相同成分一样。此外,与来自其它食物源的量相比,来自阿斯巴甜的这些成分的量少很多。例如,与等量的、100%阿斯巴甜增的低糖饮料相比,一份无脂牛奶提供大约6倍的苯丙氨酸,13倍的天门冬氨酸。同样,与等量的、阿斯巴甜增甜的低糖饮料相比,一份番茄汁提供的甲醇达6倍之多。

阿斯巴甜会使甲醇在血流中达到危害健康的量吗?

不会。只有当摄取甲醇过量,身体无法处理时才会发生甲醇毒性。摄取阿斯巴甜后产生的甲醇量极少。事实上,消化一杯(240ml)番茄汁产生的甲醇量,比消化等量以阿斯巴甜增甜的汽水产生的量多6倍:82mg/杯(番茄汁)比14mg/杯(完全以阿斯巴甜增甜的汽水)。

一般食品中含苯丙氨酸、天门冬氨酸和甲醇的量(mg)

食品/饮料 苯丙氨酸*          天门冬氨酸*      甲醇  
低糖可乐 (237 ml) 60 48 12
牛奶 (237 ml) 404 592
香蕉(中等大小) 58 146 21
番茄汁 (237 ml) 39 231 71
(* 氨基酸)

阿斯巴甜和癌症之间是否有任何关系?

研究已經證明,阿斯巴甜是安全的兒童使用。但是,孩子們需要的熱量,以達到合適的成長和發展。因此,家長要監督孩子的飲食,避免過度飲食或營養不足。

哺乳或怀孕的妇女可以摄取阿斯巴甜吗?

FDA和美国医学协会的科学事务小组同意怀孕或哺乳的妇女可以安全使用阿斯巴甜。怀孕和哺乳时需要摄取充分的热量,热量应该来自于解决营养需求的食物,而不是营养低的食物。以阿斯巴甜为甜味剂的多种食品和饮料能够帮助怀孕妇女满足其“嗜甜”的需求而不添加额外热量,以便有余地摄取更营养的食物。

阿斯巴甜和癌症之间是否有任何关系?

没有。在阿斯巴甜得到批准之前,已经在利用老鼠实施的长期和终身研究中经过广泛的评估—在这些研究中,老鼠被喂食大剂量的阿斯巴甜,等于一名成人终其一生每天喝低糖汽水1,000 罐的阿斯巴甜量。研究中没有发生脑瘤或任何其他类型的癌症的增加。阿斯巴甜不会进入血流中,因此不会转移到重要的内脏器官,包括脑。所以,没有任何阿斯巴甜会引起癌症的生理原因。此外,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已经确认了阿斯巴甜的安全性。经过全盘审查数据后,EFSA的食品添加剂、调味剂、加工辅助剂和与食品接触的物质(AFC)食品科学小组表示,“总的来说,本小组根据当前可用的所有证据,包括最新发表的ERF[欧洲拉马奇尼基金会]研究判定,阿斯巴甜没有任何遗传毒性或致癌可能性,也没有理由修订之前确立的40 mg/kg bw/day的阿斯巴甜ADI。”该声明进一步确认了2006年EFSA关于拉马奇尼早期研究(该研究主张摄取阿斯巴甜可能导致癌症)的声明。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支持EFSA的决定并表示,“基于我们审查的大量证据,包括关于致癌性的研究(这些研究没有表明任何不良效应)以及人体如何代谢阿斯巴甜的数据,我们判定没有理由相信阿斯巴甜可能导致癌症。”因此,FDA继续维持使用阿斯巴甜是安全的立场。拉马奇尼提出的主张与大量科学文献显示的完全相反—这些文献显示阿斯巴甜是安全的,不会致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近期流行病学研究确认之前研究的结论,那就是摄取阿斯巴甜和白血病、淋巴癌和脑肿瘤之间没有任何关联。该研究在五年的期间评估了50万名以上年龄在50岁与69岁之间的男女。近期刊登于《毒理学评价》,对500多项研究进行的全面评估也发现阿斯巴甜是安全的,与癌症没有关联。该评估由8名毒理学、流行病学、新陈代谢、病理学、生物统计学等领域的主要专家组成的小组实施,并一致判定阿斯巴甜是安全的。

有糖尿病的人可以摄取阿斯巴甜吗?

>糖尿病患者中大约有90%使用以阿斯巴甜为甜味剂的产品,美国糖尿病协会表示阿斯巴甜对于有糖尿病的人是安全、有用的甜味剂。阿斯巴甜可以使食品变甜并显著降低甚至消除食品和饮料中的热量和碳水化合物。研究表明阿斯巴甜不会影响糖尿病患者的短期或长期血糖量。以阿斯巴甜加甜的食品和饮料为糖尿病患者提供更加多样的产品以供选择,并且更加灵活地控制他们的总碳水化合物摄取量。所以,以阿斯巴甜加甜的产品能够帮助他们遵守营养准则,同时享受美味的食品。

阿斯巴甜对孩童安全吗?

许多研究记录表示孩童使用阿斯巴甜是安全的。但是,孩童需要热量才能适当成长和发展。所以,父母应该监督子女的饮食,以避免暴饮暴食或营养缺乏。

苯丙酮尿症(PKU)是什么,与阿斯巴甜有何关联?

苯丙酮尿症(PKU)是罕见的遗传病,它会阻止苯丙氨酸的正常代谢。苯丙氨酸是一种基本氨基酸,也是阿斯巴甜的组成成分之一。(正常成长、发展和人体功能需要基本氨基酸;因为人体无法制造基本氨基酸,所以必须从饮食中摄取。)因此,苯丙氨酸会在体内聚积而引起特定的健康问题。在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所有新生儿都需要接受PKU常规筛检。在美国,15,000名新生儿中大约有1名出生时有PKU。有PKU的人需要遵循特殊饮食计划,从出生到青少年期或之后都需要严格限制来自所有食物源的苯丙氨酸。有PKU的妇女在怀孕期间必需遵循特殊饮食计划。由于有PKU的个人必须考虑阿斯巴甜为苯丙氨酸的额外来源,含有阿斯巴甜的食品在美国必须标示为“苯丙酮尿症:含有苯丙氨酸(Phenylketonurics: Contains Phenylalanine)”。

阿斯巴甜对孩童安全吗?

许多研究记录表示孩童使用阿斯巴甜是安全的。但是,孩童需要热量才能适当成长和发展。所以,父母应该监督子女的饮食,以避免暴饮暴食或营养缺乏。

阿斯巴甜对减重有益吗?

每三名美国人中有将近两个人被归类为体重过重或肥胖,采取措施确保适当的热量摄取对许多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事。因为含有阿斯巴甜的产品热量低,使用含阿斯巴甜的产品配合常规的体力活动有助于体重管理。此外,美国饮食协会(ADA)的实证分析图书馆(EAL)最近审查了阿斯巴甜对体重控制的影响。EAL对各种食品有关的已出版文献进行全面审查,分析结果,并根据实证进行总结判断。在审查了阿斯巴甜后,ADA总结道:“摄取低热量饮食的个人使用阿斯巴甜可能与体重更加减轻有关联。”ADA进一步认为,阿斯巴甜不影响胃口或摄取食物。不幸的是,关于低热量甜味剂和含有低热量甜味剂的产品会造成体重增加、增加代谢症候群的风险,以及引起2型糖尿病的信息不断传播着。然而,这些主张都是基于观察研究,并不显示其中的因与果。此类发现(Davidson and Swithers,2004)并没有后续研究,且与绝大多数支持低热量甜味剂(如阿斯巴甜)益处的科学数据不一致。再者,研究结果的审查表明低热量甜味剂可能是帮助解决肥胖问题的答案之一。刊登于《欧洲临床营养学杂志》,由Bellisle和Drewnowski实施的研究评估了关于低热量甜味剂、能量密度和满足感的各种实验室、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Adam Drewnowski博士是华盛顿大学公共卫生营养中心主任,也是该研究报告的共同作者,他表示“对于多项研究的审查结果表明,低热量甜味剂和含有低热量甜味剂的产品有助于减轻体重的努力。”在刊登于《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的论文中,普渡大学的Richard D. Mattes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Barry M. Popkin审查了关于无营养的甜味剂对胃口、食物摄取和体重影响的224份科学研究,总结道:“总的来说,由我们和其他研究人员总结的证据显示,如果将无营养的甜味剂作为高能量甜味剂的取代品使用,它们有可能帮助体重管理。”再者,哈佛的George Blackburn博士进行了为期两年的临床试验,该试验结果表明阿斯巴甜不只对减轻体重有助益,也对体重控制有帮助。研究人员判定,作为多学科体重控制计划的一部分,阿斯巴甜可以帮助体重控制。